再回毕节东
来源:本站  时间:2016-10-21  点击量:   
【字体:

风一程雨一载,阔别整一年再回毕节东。曾在此鏖战了一月有余的我,睹物思情,颇多感慨。

首先,工地整体进展较过去好像没有特别大的变化。新增的几栋尚未完工了的小房子被“淹没”在三十几万平方米的站场内,很不显山露水。倒是去年尚在热火朝天地干着的站房均已经收拾利索,红顶白身外观煞是漂亮。

当时最纠结的、每日必报的信号行车室,现在室内设备也已经陆续在安装。想当初,它可是织毕项目一号工程。倒排的工期,要求房屋的进度不敢有毫厘差失。独特的钻孔桩基础,又让外行的我们焦头烂额。就这样,我们开始四处寻找从未见过的钻旋挖机——合同谈判          

——设备进场——组装试钻——塌孔摸索出黄泥护壁成桩——承台 基础——梁板,顶风冒雨,房屋框架刚刚完成,却收到“今年毕节东车站不开通,进度可以滞缓”消息,想想颇有些戏剧性。再回翻当时自己记录的《桩成记》,一切恍如昨日。巧的是,来得当天刚好是新增钻孔桩最后一根桩成桩。真可谓有些“桩缘”。

毕节东最大的变化就是站场再一次被扩大了。当年我们一起为探究临时电力线路的径路,几番攀越的那两座小山如今已经被炸平了。整个站场倒是愈发广袤、雄伟了,可惜四周的绿色又锐减了许多。人类呀,真是很任性!既有敢叫日月换新天的力举,也有肆意破坏自然的狂虐。反正我是对这种移山填海,内心很有抵触。

当年困扰我们的山顶水库,如今也早已完工,像一尊半掩的碉堡,静静地守候在小山上。想当初我和高师弟每日一身透汗地爬上山顶,在那里我们鸟瞰整个战场(站场)、指点江山(就差激扬文字)。现在一条陡直的上山混凝土道路也已经完工,像一条胶带紧贴在小山上。可是由于时间的关系,我终未能再次爬这个一览众山小的山坡。

房建的小朱老板依旧奔波在这个工地上。他可爱的小宝贝如今也一岁有余,可以满工地踉踉跄跄地奔跑着。当年这个小宝贝萌萌的样子依旧让我们记忆犹新。那时,大家都挤住在一栋楼里,单调的生活之余就是逗她了。每日清晨,小不点的她一觉醒发现自己被冷落了,定会在里屋的大床上不耐烦地嗷叫着,仿佛呼唤着要抱她起来与我们一同工作。寂寞的工地,她就是大家共同的开心果,也是大家的共同的希望之花。

因停电而包饺子的那顿饭,应该是在毕节东的日子里最难忘的一顿饭。食堂阿姨和小朱太太精心地准备着各式饺子馅,我则给兄弟们露了一手“快刀如飞”的剁肉技术,虽然双手很快酸软,但听到一旁啧啧的赞誉声如同给我注入了兴奋剂,用尽洪荒之力终于肉馅剁完。天南海北的兄弟们姐妹们包着各色的饺子,而我亲手包捏的饺子又因“馅大、褶美”再次赢得声声夸耀。如其说那顿饺子鲜美,不如说那份“多才多艺”的“满足”,让我久久不能忘却。

去年的十月,毕节东的雨水很多、很多,特别印证了贵州“天无三日晴”的气候特征。繁多的雨水除了能给房屋顶多收集一些雨水外(:毕节的私房顶多是平顶加小围沿用于收集雨水),其他只能给我们工地和心情添堵了。即便房东家唯一的水井水量积攒够了,由于没有太阳照射,太阳能热水器也无法让我们洗上一顿热水澡。久违的阳光一旦出现,我和高师弟从工地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痛快地洗一次澡。房东家的厕所是一遭不便多忆的痛。奇脏无比、四处漏风简陋的茅厕,让人难以下脚。最尴尬的是如厕之时,还需不停地咳嗽警示,以防外人的误入。寒冷地夜晚起夜更是往事不堪回首。

如今,项目部的大部队均已搬至毕节东的小山村了。新的驻地外观和人气均强了许多,晴朗的天气也多了起来。虽然用水依旧紧张,但是条件已经大有善。最惬意的是,闲暇之余还可以在村上的希望小学的篮球场上,找上几名同事共同燃烧一下脂肪,挥洒一下汗水。

最吸引我的,依旧宁静和祥和的小山村夜。虫鸣、犬吠、抬望眼可看到那些久违了的星星,儿时熟悉的场景再次体验,亲切而温馨。寂寥的夜、静静地行走在广袤的站场,真是什么都可以想,什么都可以不想。躁动的心情仿佛在此刻才得以平静。

也许,这就是重返毕节东最大的收获。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